Milova

【动画总结】为什么说奇犽和小杰是爱情?

汽水少年:

请耐心看完;_;
就算没有看漫画看了动漫的全部也应该看得出来。我来帮各位回忆一下。随着我总结的点、奇杰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深重并且开始了虐点

0.猎人考试。“你的目标是谁?”“秘密”
“321一起拿出号码牌!”
奇犽:放心吧,我的目标不是你
小杰:我的目标也不是奇犽
【两人对视一笑

1.小杰曾经在奇犽关禁闭说过:“除非让我见到奇犽,不然我不会走。”
被实习管家暴打到吐血、眼睛肿了的时候“我绝对!要见到奇犽!”

“奇犽…如果那时候,我能在他身边…”

2.奇犽一个人在黑暗的禁闭室里念着小杰一个人的名字。“gon…”

在听到糜积想干掉小杰等人,硬生生扯断锁链。说:“不准动他们,你要是敢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和母亲说:“杰他一定会来!并且一定、会抵达这里!”

一个人在管家室里等待时:“小杰…好慢哦…怎么还没来?”


3.在伊路米说要把小杰弄死,和跟他战斗,选哪个?如果不乖乖回家,小杰性命难保。奇犽整个人陷入黑暗。决定保护小杰。当伊路米问道你除了做杀手还能怎么样,你并没有期望的事情。
奇犽艰难地回答道:“我有…”
“我想和小杰做朋友。……”

4.天空竞技城,小杰受伤静养,云谷问要不要先学念?奇犽说:不,我要跟那家伙一起同时修炼。

5.友克鑫之间的小吵。
小杰:我让你不要总是说谁来牺牲这种事啊!
奇犽:什么?你刚刚不是也说了吗?!
小杰:我可以!但是奇犽不行!

6.贪婪之岛躲避球。队友告诉杰奇犽的手快报废。奇犽感到着急而又假装手没事满不在乎:小杰…没关系我可以的!再一球也没关系的!
小杰沉默。然后说道:不是奇犽就不行!

7.小杰:对不起奇犽,我要玩这个游戏害你这个诅咒不能去除了,谢谢你跟我一起找我爸。
奇犽心里说:不是啊,我玩这个游戏是为了……

【省略号我不说大家也推测出来的了。

8.贪婪之岛。小杰说谢谢你奇犽,能跟你遇见真的很好!
奇犽震惊而又激动的回头。然后低下头走路。
心里默默:不是啊小杰,正相反。是我才对…我能遇见你,真的太好了。

9.鲸鱼岛上。
“你跟我一起开心吗?”小杰问
奇犽脸红,挠了挠头发
“这个…是吧。”
小杰高兴地说!“那我们俩以后一直在一起吧!一起去各种各样的地方!看各种各样的风景!一定会很开心的!”

10.小杰不能用念能力30天。小杰内心开始崩溃并且哭了。因为忍受不了自己的懦弱。奇犽看着小杰,眼神坚定而难受,也哭了。
在车上,小杰埋头在膝间蜷缩、一言不发,也不让人看到他的表情。奇犽默默在他身边陪着。目光温柔而沉重,在心里发誓:在杰不能用念能力这30天,我一定要保护他!

11.小杰坚定笑着看着奇犽,奇犽心里说道:小杰…你就像光,有时太耀眼让我无法直视。但就算这样,我也可以呆在你身边吗?

12.奇犽遇到嵌合蚁。深知必有一战。说道:如果不在这里战斗,就没有任何意义!我绝对、无论如何、都要守护着小杰!

13.被嵌合蚁暴打。念针起了作用。奇犽流着泪,不想自己这么没用,不想让小杰遭受危机。跪趴在地上念着小杰的名字:“小杰…!小杰由我、来保护…!”

“小杰…他是…是我最重要的…”奇犽脑子里开始回忆他们的点点滴滴

“我绝对!不要失去他!”奇犽脸上还有泪、一字一句念着!并把手插进脑拔出念针!

14.看到凯特被制作成傀儡,已经隐约在爆发的小杰,在烟斗提出要看他的修炼成果时,眼睛高光已没,一瞬间气从周围全部凝聚起来。一瞬间,奇犽走到他身边,默默把手放在小杰的背上。
“小杰…已经可以了。”

15.小杰察觉到什么,说“奇犽…发生了什么吗?” 奇犽隐瞒:没什么 放心吧。
比司姬让奇犽答应一个月就要离开小杰。奇犽看着小杰的侧脸。
心里说道:“糟糕…感觉好沮丧…明明已经决定好了…”

16.猎人考试结束。小杰因为伊路米对奇犽的事感到愤怒,前往揍敌客。
小杰对着飞机窗户发呆。念着:“奇犽…”

17.奇犽问庞姆,小杰情况怎么样!庞姆发动深海鱼,却看到小杰跪在地上双目失神,泪一直流。庞姆惊讶的说不出话,奇犽看到庞姆这样沉默、瞬间感到不安。
异常迅速的发动电光石火,焦急的说道:“小杰!等着我!在我来之前一定要…!”

18.奇犽看到森林里居然是小杰暴揍嵌合蚁。但看到小杰以誓约制约换来的代价的身体。感到更大的压力。“杰、是你吗?”
奇犽惊愕的说不出话,心里说道:这样的身体,要如何不间断的修炼才能得到?上十年?上百年?!你到底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19.嵌合蚁死去的念更加强大。把小杰的手弄断。奇犽向前接住小杰明明强大精神近乎欲坠的身体。
眼神满是心痛。
小杰说道:“奇犽…没事,一点都不痛、我没有在逞强。”

“只是感觉、有点高兴…终于,和那时候的凯特一样了。”

20.小杰将要对着嵌合蚁使出最后一击。奇犽感到莫大的觉悟。他大声喊道:“小杰、不要再!你已经不能再使用那样的力量了啊!你会承受不住的!”

小杰聚集了所有的气,然后一击。

奇犽撕心裂肺喊着小杰的名字“ゴン!!!!!!!”

小杰回以一个迷茫让人心疼的表情。

随后一片风起、所有的一切好像都静止了,巨大的光芒照耀了整片大地。

21.奇犽遇见了半嵌合蚁化的庞姆。
庞姆想见小杰,奇犽和庞姆打了一架。


“小杰他现在,很痛苦。尊敬的人被改造成那副样子,而那个人正在和小杰对峙!如果现在连你也这个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奇犽神色凝重
“他一定会…崩溃的。”

“最开始的时候,先念一下他的名字。”
“ゴン…、”
泪水开始从奇犽脸上划下。

“至少能让他轻松一下…这点,也只有庞姆才能做到了。”

“我是、做不到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奇犽终于崩溃了,在地上让人心痛地大哭。

22.
庞姆感到很触动,看着奇犽认真的说:“小杰现在最需要的,是你啊!”

23.庞姆能力里看到,奇犽稳稳背着透支的小杰,身上的小杰有很长的头发,常常垂下。奇犽的头也低下,神色不明。

24.凯特让奇犽带小杰赶紧离开。
奇犽背着小杰跑得飞快跑了很远。
到了东国佗境界限附近的大树,奇犽温柔很稳的把小杰放在树下,把自己衣服脱了盖在杰身上。


25.奇犽对着病房外的玻璃窗撑着手
“每次都是这样!善后的总是我!一定要让你给我道歉!”
“一定!”
奇犽发狠地说着得不到小杰回应的话。声音颤抖。

26.诺布对奇犽说自己会尽一切力量恢复小杰。
奇犽很快的把眼泪擦干。阴沉眼神看着诺布。
“不用了,我会救他”
奇犽走出逼仄的病院。对自己坚定带着觉悟说道:
“小杰,只有我能救。”

27.
操纵着飞行船的奇犽坚定地说
“小杰,等着我!”

28.最后分别时两人的表情。

29.其实他们之间的爱情都在眼睛里了。看奇犽的眼睛就可以看出来,看小杰时候的眼神。

30.微博之前的分析、动漫里也出现过。嵌合蚁梅雷翁问奇犽打算接下来怎么做。奇犽回到:最糟的情况不过就是一起死。
梅雷翁心里想着:奇犽的表情,绝对不是玩笑话。

奇杰总是说对方是很重要的朋友,但其实可以说是奇犽没考虑爱情和友情的区别,如果他们俩还继续在一起,等到奇犽长大了,明白了情感上的很多事情。他们也肯定会在一起的,不分开的那种。





手打,都是想到什么细节就打字。所以事情不分顺序,欢迎补充!

【赤黑】 命中注定 ABO

黑色纸鸢_BK:

*短篇




Mean to be


这个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命中注定的两人?无论发生什么,都注定会被彼此吸引、相爱,M.F.E.O——Made for each other.灵魂伴侣,如果真的存在那就太好了,会有某个人在某个地方等着我们,我们也等待着对方,只是,我们很难确定,这究竟是命运的束缚还是爱情的牵绊。


长假前的最后一节课,班级导师正在讲台上唠唠叨叨地说些无关紧要的话,黑子百无聊赖地在空白纸上无意义地乱画,忽然想起了不久前在英国小说里看到的一段关于命中注定的话。


窗外的大树已经渐渐变得光秃秃了,秋天即将结束。黑子轻轻叹了口气,往前看去,依然是火神那头鲜艳的红发。也许是季节转变的关系,他有点多愁善感,特别是在看到火神的时候。


当然,其实他的感慨和火神的关系不大,而是与另一个拥有红发且强大的Aphal有关——赤司征十郎,洛山篮球队队长,也是他所谓的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这并不是什么浪漫的事情。为了让Aphal和Oemga更好地结合,双方协会合作发明了一套测试机制,通过各自登记的资料,经过重重筛选、配对、测量等等复杂的程序,寻找出最适合自己的Aphal和Omega,在性别确定以后,就可以通过学校递交申请,登记资料,获取命中注定的另一半的信息。


当然,对于那些相信爱情,愿意顺其自然的人而言,也可以选择不登记资料,那便永远不会知道那个沉睡在数据库另一端的会是怎样一个Aphal或者Omega。


 


黑子哲也是一个Omega,虽然他明白自己一看就没有Alaph的强大,但少说也应该是个Beta,但性别测定的结果,毫无疑问,他是个Omega。这确实有点打击人,就在他进入帝光一军,觉得自己可以无所不能的时候,不过,好在黑子并不怎么在意性别,而且也已经研发出了副作用小,药力强大的抑制剂了,只要按时服用的话,至少在进入大学以前,Omega的身份不会影响他的校园生活和篮球训练。


只是,一想到以后自己要对某个Alpha张开双腿,臣服在他们身下,他便觉得有点难以接受,说得直白一点,是觉得恶心。正好性别测试以后,学校就向他们介绍了这个所谓的命中注定测试,他只是好奇,那个所谓最适合他的另一半究竟会是怎样的Alpha,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参与了测试。


凑巧的是篮球队里的另一个人也同样递交了申请,而更凑巧的是,根据数据的结果,他们就是彼此命中注定的Alpha和Omega,没错,那就是赤司征十郎。


两人拿到结果的时候都吓了一跳,谁都没想过命运之人就在距离自己那么近的地方。


“赤司君,为什么会想到要参加测试呢?”黑子曾经这么问过他。


那人想了想,轻笑着说,“因为帮老师处理信息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黑子你的申请,就抱着有趣的心态尝试了。”


和他差不多。


并不是什么牵引或者执着的浪漫理由,只是单纯地有趣、好奇。每次结果公布以后,学校里都会冒出很多成对的AO,有些大概是真的相信命中注定,而有些大概只是懒得去谈恋爱,反正归根结底都是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错误的人身上。所以,按照一般的流程,他和赤司也应该是要交往的,然后当黑子的第一个发情期来临时,赤司就会标记他。


干净利索,没有多余的麻烦,仔细一想其实挺符合他们的风格的。不过,最后并没有标记成功。


因为当他坐到赤司的房间里时,口袋里还装着早晨刚买的抑制剂,而这正好被赤司看到了。


作为Aphal会受到打击也是应该的,命中注定的Omega在如此重要的第一个发情期时比起与自己结合,更想用药物控制,光是想想,黑子都觉得会重伤赤司的自尊。虽然他还是那么做了。


其实那天,直到被赤司带回家,他都没想好是接受结合还是拒绝吃药。自得知了结果以来,他们之间确实多出了些什么,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了,赤司是一个很体贴的Aphal,每天都会主动找黑子一起吃午餐,放学后安全送他回家,大概比黑子还要清楚第一次发情期的时间。这显然是在友情以上的程度,但是要说是爱情,黑子又觉得少了些什么,比如接吻,比如拥抱,又比如……那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气氛,心动的,浪漫的。


“啊,那就等抑制剂对你的身体失效以后再标记吧。”那天,赤司盯着他的药看了很久,用极度理性的口气说道。“它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可以持续用到大学。”


黑子用笔在桌上敲了敲,这就是问题所在!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就如同那个命中注定的数据库一样,一切都是在用理性思考,如同解答理科题一样,而显然,爱情是属于文科的,充满了不可预知的事情,刺激着人的费洛蒙,像是冒险一样。


于是他们就渐渐地疏远了,加上奇迹时代的分崩离析,各自去了不同的高中,虽然冬季杯以后又重新聚在了一起,可谁都没有再提起过命中注定的事情。


 


下课了。


火神转过头,面色有点僵硬,“你是不是发情期要到了?”


黑子无力地趴在课桌上,点点头。班级里的人大部分都是Beta和Omgea,火神是为数不多的Alpha,他有些抓狂地拍了拍黑子的脑袋,“那你快吃抑制剂啊,从十分钟前就有气味冒出来了。”


“在包里。”他指了指挂在课桌边的书包,言下之意是拜托火神拿出来。黑子其实对性别意识的观念很低,他不认为自己会被那些Aphal给强迫,基本上只有在篮球训练的时候,他才会确认好发情期和抑制剂,绝不影响球队训练,而平时,这家伙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危机感,用火神的话来说就是防备意识太低,不,应该是近乎于零。让一个对象外的Aphal拿抑制剂给自己的Omega,估计黑子是唯一的一个。


而饱受蹂躏的莫过于他这个身为Aphal的搭档。几乎每次都要把他的信息素给引出来了,黑子才能意识到该吃抑制剂了。火神颇为无奈地拿出了他的抑制剂,伺候这个一到换季就懒得像只猫一样的家伙吃药。


 


今天没有部活,但是奇迹们在街头篮球场约了相聚。黑子到的时候,黄濑和绿间已经在那里热身了。


黄濑和往常一样热情地向他扑过去,可却在半路极度厌恶地捏着鼻子跳开。“咦,小黑子你身上的味道好奇怪!”黄濑也是个Alpha,黑子毫不怀疑他随时向自己扑过来的理由纯粹是因为Omega的味道对Alpha而言很好味。他又缩缩鼻子嗅了嗅,然后一脸的惨白,“是小火神的味道。”


“什么?”绿间失误了一个投篮,连他也跑过来闻了闻,立马露出嫌弃的表情。“黑子,你身上为什么会有那家伙的味道?”


虽然一般情况下,Aphal和Omega的体香都会带有信息素的味道,但只要不是发情期,浓烈程度是不会沾到别人身上的,也只有在相当贴近的情况下才能闻得出来。


“难……难道小火神标记了你?”黄濑惊恐地说道。


而黑子还没来得及解释,另一个比黄濑的表情更加恐怖的声音从黑子身后响起。“那家伙标记了你?”


赤司远远就看到了那抹水蓝色,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笑意刚刚爬上嘴角就听到了黄濑爆炸性的发言,而走近后,属于别的Alpha的味道疯狂地刺激着他的神经。


黄濑咽了咽口水,“小赤司……你的表情好恐怖。”


赤色的眼瞳迸发出啃噬猎物的凶光,残暴得如同一头被挑衅了的狮子,强大的Alpha气场毫无征兆地开启。绿间和黄濑本能地站远了,否则他们三个Alpha相斥,就算没有意愿,本能也会相互对抗。


而黑子在他的注目下全身都在颤栗,有一种即将被拆卸入腹的错觉,这还是第一次,赤司在他的面前完全暴露出Alpha的本性。无论用多少的礼仪和温柔装点,强大的Alpha都有着极为残暴的本能,他们只接受别人的臣服,甚至有很多没有自持力的Alpha是通过欺辱Beta和Omega获得快感的。


 


“唔,赤司君,痛!”黑子被强拉着离开了球场,赤司抓着他手腕的力道几乎要把它抓碎。


被二话不说地塞进出租车里,来到了附近最顶级的酒店,黑子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赤司带进了房间。


当他终于从Aphal的压迫中找回思考能力的时候,他已经被摁在墙上疯狂地索吻了。手腕上被弄出了红色的痕迹,背部也被撞得生疼,来不及感受唇舌交融时对方口腔里的味道,黑子的嘴唇已经被吻得发麻,什么也感觉不出来了。


他惊慌地躲避着,趁着赤司退出去的间隙,抿紧了嘴唇,拒绝进一步的亲吻。几番进攻无果,赤司便转战他的脖颈和锁骨,手伸进了衣服的下摆,抚摸敏感的腰肢。


“恩……”黑子忍不住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本就是在发情期,虽然吃了抑制剂,但如果情动的话也是没办法抑制的,香草味的信息素渐渐覆盖了不小心沾染上的味道。


赤司猛地一颤,不知是因为Omega的味道还是因为他的呻吟,既然在别的Alpha面前还能散发出自己的信息素味,那就代表没有被标记。


他放缓了禁锢着他的力道,“哲也……”沙哑的声音蕴含着歉意。水蓝色的眼睛湿润着,黑子靠在墙上微微喘息,身体深处涌上的情热让他眩晕。


赤司小心地将他带到床上,轻柔的动作与方才判若两人。发热发烫的身体使不上一点力气,如果可以,他真想就仰面朝天地躺在床上,可是敏感的下身早已在他的攻势下挺立,连后面都是一片黏腻。


黑子羞耻地蜷缩成一团,不想让他看到狼狈的一面。这样自我保护的样子让赤司更加后悔。“抱歉。”他安抚地梳理着有些潮湿的蓝发。


在冗长的沉默后,黑子才开口解释。“因为发情期没及时吃抑制剂,引出了火神君的信息素才不小心带上了他的气味,没有被标记。”


赤司轻轻应了一声,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房间里Omega的信息素越来越浓烈,不断挑拨着他动摇的神经,低着头不知道在一个人沉思些什么。


黑子无法忍受这样难捱的尴尬,加上体内越来越汹涌的情潮已经无法再忽视了,特别是附近还有一个强大的Aphal,在无法控制渴求他的欲望之前,黑子打破了寂静,“赤司君,能麻烦你去球场把我的包带过来吗?我需要抑制剂。”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


“啊,好。”赤司点点头,可是才刚走到门边便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黑子问道。


赤司转过身,坚定的眼神落在他命定的Omega身上,“我想标记你,哲也。”他说道,似乎是已经下定了决心。赤司又重复了一遍,“我要标记你。”


说着,他不再压抑被挑起的Alpha本能,强势的信息素席卷房间,与香草味相融在一起。


和刚才粗暴的动作不同,他尽可能温柔地欺压上他的身体,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接受反抗的力道。


黑子有一瞬的慌神,原来被心仪的Aphal压在身下是这样的感觉,心动着,只能看到他一个人,没有丝毫的厌恶,想要被他拥抱,想要感受他的气息,即想要被温柔地疼爱,又想要被粗暴地侵犯。


这就是Omega的本能。


 


他喜欢赤司征十郎。


打从他发现他,教授他篮球开始,敬爱的心思便悄悄萌芽,而又在他作为Alpha的体贴中渐渐沉溺,变成了爱意。


黑子喜欢这个人,无关命运的喜欢,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正是因为如此,才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不……不要,”他拍打着他的胸膛,抗拒地推搡着。“不要标记我。”他那好看的手已经伸进他的裤子里,抚摸着流出前列腺液的分身,给他带来无言的快感。


生理性的眼泪和即将被欲望侵蚀的恐惧让他不可抑制地想要哭泣,炙热的眼泪滴落到赤司的手臂上。


“为什么不要?”他低着头,长长了的刘海遮挡住了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我们是命定的Aphal和Omega啊,为什么要拒绝我?”


黑子咬紧了下嘴唇,将想要说出口的告白咽了回去。就像是当初对胜利的歧义一样,相信测试结果即代表两人要在一起的赤司是不会理解他的想法的。


而这种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也希望你是抱着喜欢的心情拥抱我的想法只会成为负担,只会让他们渐行渐远。


黑子不确定,他是否可以再一次承受失去他的空虚和疼痛。


 


那是真的不愿意啊。


赤司挫败地看着他极力抗拒的模样,甚至都掉下了眼泪,即使是Omega,黑子也不是个爱哭的人。


他倔强,他坚强,这样的反应绝不是欲拒还迎,而是真的抗拒着。


赤司发出一声自嘲似的轻笑,离开了他的身体。坐在床边,背对着他。“对不起,哲也……”


“请不要那么说,”他忍耐着他离开带来的寒冷和悲伤,那是身体本能。“是我的问题。”黑子说道。


“不是,”赤司弓着背,手覆上自己的眼睛。“是我骗了你。”他说道。


“什么?”黑子不理解他的话。


“我们不是命中注定的。”赤司回头望向一脸迷茫的人,“那个测试的结果是假的。”


“诶?”


“你的申请被我拿走了,Omega协会根本没有登记过你的资料。我没有办法看到与你命定的Omega是别的Aphal,甚至连他是谁都不想知道,否则,我不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来。”向来高傲的声音透露出忧伤。“我不想,也不能把你让给任何人。”


水蓝色的眼瞳瞪大着。“可是,为什么……”


赤司抚摸上他沾着眼泪的脸庞。“你真的感觉不到吗?我喜欢你啊,哲也。”他牵起他的手放到嘴边亲吻。“一直,一直喜欢着你。本想用命运的说法把你禁锢在身边的,原来还是不行。”


他震惊地看着他。“那你……为什么第一次的时候不标记我,那样的话……”


“那样你就永远是我的了。”只是想到那样的可能性,赤司便无法抑制住眼底的幸福。“但是,你买了抑制剂不就代表你不想被我拥抱吗?我不想强迫你,如果只是因为命定这种事情而被我拥抱的话,我不想那样,我想等你喜欢上我以后再标记你,可是现在我等不下……”


“我喜欢你。”他打断了他的话,总是余裕掌控一切的脸变得僵硬,赤司愣在了那里,显得有点木讷,这样新鲜的反应让黑子笑起来,再一次将压抑了许久的告白说出口,“赤司君,我喜欢你。并不是不想被你拥抱,而是不想因为命定这样的事情被你拥抱,希望你能因为喜欢而拥抱我。我们的想法其实是一样的呢。”


“哲也……”他曾经无数次地遐想过他的告白,可是真的被当事人说出口以后,美妙的程度远远大于他的想象。


黑子张开手臂,想要拥抱他。“请标记我,赤司君。”


 


END?


肉想起来再炖www


中秋节快乐




*第一段mean to be改自GA S09E07



【及影】想要我做男朋友的话……

akiraom:

【及影】想要我做男朋友的话……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52464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24C69068-43C5-4A4C-B61E-DDE4EE5A91CA23671infoc&ts=1522753847783


一个渣自制的甜系片段

enya幸幸-死在东卷里:

#弱虫ペダル #东卷 #条漫 #自汉化 #卷岛裕介 #东堂尽八

作者:はや子|作品ID=66149679

P: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6149679


………………就因为像东堂………………就买了全部的抽奖券……小卷你真是真(有)爱(钱)


~请一定要去为太太打分咻~东卷生一堆 


MORIKO_9394:

请在未完成的EXO PLANET平行宇宙中寻找EXO在kokobop之前所有专辑的线索物品。

(P2附答案^^)

【繁星KRAY】情歌十题

西溪细细:

【繁星kray】情歌十题


 


 


  兜兜转转,吴亦凡和张艺兴已经认识9年了。从稚气未脱的少年,到沉稳英气的青年。辛酸过也欣喜过,快乐过也悲伤过,不是没有分开过,却最终又随着命运被纠缠到了一起。


 


  在别人心目中那及其容易夭折的初恋在他们这里是如此的顽强,几经风雨根却一直未断,一爱就爱了一整个青春。


 


1.彩虹: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


 


  很久很久之后,当张艺兴和吴亦凡再次听到这首歌还是会一阵心悸。


 


  一是因为在现在听来宛如黑历史的唱功,另一方面就是那flag一样的歌词。


 


  有人说,爱情是“斯人若彩虹,遇见方知有。”他们在很小的年纪就遇见了彩虹,却不知道如何去呵护这脆弱而美丽的景色,少年人的眼睛里这个世界总是非黑即白,总是学不会用更温和的方式去和世界和解,选择用最壮烈的方式去抗争,哪怕不会后悔,却让自己和对方都受伤。


 


  虽然最后他们依然走在了一起,但每当他们想起那些只能枕着回忆里对方笑容入睡的夜晚,张艺兴和吴亦凡握紧了对方的手,以后也要更加珍惜在一起的每一秒钟。


 


2.有一个地方:我想起最初你模样,想起斑驳的时光。


 


  若问吴亦凡最喜欢张艺兴的哪里,吴亦凡的会毫不犹豫的回答酒窝。酒窝也是张艺兴张艺兴留给他最初的印象。那天17岁的张艺兴和18岁的吴亦凡在公司走廊的一角相遇,那个小孩送了他一句“哇,这么帅!”和一个羞涩的笑容,他笑起来正好露出小酒窝,特别可爱也特别乖。


 


  后来两个人相熟起来,张艺兴一脸得意的告诉吴亦凡自己的脸上有6个酒窝,扬起笑容兴致勃勃的指给吴亦凡看,看的吴亦凡心里一动,一把把他抱在怀里,六个酒窝一个个亲过去,满意的看到某人羞红了脸。


 


  十几年过去了,吴亦凡依然清楚地记得张艺兴最初的模样,在吴亦凡心中,透过斑驳的时光往回看,那个略带羞涩,甜甜软软的张艺兴仍被他珍藏,在记忆里灿烂而鲜活。


 


3.一个人:像没有帆的船,没起点也到不了岸。


 


  张艺兴和吴亦凡分开了两年。这两年对他们来说是难捱的两年,却也是人生中从事业角度来讲收货最大的两年。也是在这两年里,他们从没什么资本和分量的小艺人渐渐地开始可以独当一面。这时成长的代价,也是年少轻狂的代价。


 


  张艺兴第一次学着开始独当一面,学着去做一个工作室的老板。很难,但是一步一步的走着,再艰难也多坚持下来了。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难免会感受到寂寞和无助。这首《一个人》就是在最无助的时候写出来的。在一个人承受所有压力时,在夜深人静时,他总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想那些和吴亦凡在一起的日子。那时的日子也很艰难,但因为旁边有了那个人的陪伴,似乎就没有那么难熬了。


 


  可是回忆再美也只是回忆。张艺兴看到一句话,在人生的漫漫长路上,你必须有停下来的时候,让其他人离开你,无论你同他们多么亲近。人总要学会承受孤独,学着自己长大。很多年以后,张艺兴明白了,先学会一个人,两个人才能一起承受更多。


 


  


 


4.Bad Girl:让我梦见你最初的样子。


 


  Bad Girl是一首吃醋之歌。那时张艺兴已经回国了,由于一档综艺节目和几个70后的CP炒的火热,却还没和吴亦凡和好。吴亦凡没有立场也没有条件像几年前那样时时刻刻盯着人,所以哪怕已经气成个河豚也只能写了这么一首满是酸味的歌去发泄心中的郁结之气。在两个人和好之后由于过于直白的歌词和只有他们两个人才懂得小情绪被张艺兴嘲笑了好久。吴亦凡任由他嘲笑自己,心里默默庆幸,还好他们的缘分没有那么早完结。


 


  老人们总喜欢说,不摔跤的孩子长不大,当年用错了方法造成的后果就只能自己一个人承担,当他看见舞台上,杂志里,媒体前,那个曾经羞涩又不爱说话的小孩变得温和稳重,变得落落大方,他惊讶于张艺兴的成长,心里有害怕被超越被嫌弃的不安,忍不住的担心害怕这么好的张艺兴会被别人抢走,却又有种我爱的人全世界最好的骄傲。在那段孤身一人的日子吴亦凡也只能靠“梦见你最初的样子”来描绘那个一直被他珍藏在心底的身影,他从心底相信,无论张艺兴走得多高,飞的多远,都是最初那个单纯,固执,爱笑,热爱音乐又重感情的少年。


 


  后来,当两个人再次在一起,张艺兴把他介绍给那一群他偷偷嫌弃过的70后时,五个人一起放着Bad Girl一起佯装生气的围着他时,吴亦凡看着张艺兴在旁边一边围观一边笑的喘不过气,心里变得很软很甜。不用在梦里,就在现实中,无论是张艺兴还是他们的爱都一直是最初的样子。


 


  


 


5.独角戏:我还留在原地。


 


  如果说Bad Girl是一首吃飞醋之歌,那独角戏就是就是一首翻旧账之歌。张艺兴一向是一个温和又好脾气的人,只有在面对吴亦凡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开始开始傲娇开始“作”。一点小事也要拿出来斤斤计较一番。就像他们第二次在一起时,面对吴亦凡真诚又凶猛的攻势,张艺兴突然爆发了当年没有发泄出来的所有委屈和不甘,写了一首叫做《独角戏》的歌,把这两年里自己心里的不满全部赤裸裸的揭露。


 


  然而这一次,和以前一样,面对张艺兴的小性子吴亦凡拿出了十足的诚意和耐心,一点一点打开张艺兴的心扉。其实张艺兴也知道,自己是逃不出这个人的手掌心的,因为自己心里一直有他。他“作”,他翻旧账,是因为他知道在面对吴亦凡的时候,自己可以撒娇,可以任性,可以耍小脾气。虽然他在歌里唱“只剩我在原地”,让吴亦凡心疼的不得了,但他一直都知道,留在原地的从来都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现在,两个人一起再听这首歌,张艺兴脸红地把自己埋进抱枕里,为自己当时翻旧账的幼稚行为脸红,然后被吴亦凡连人带抱枕捞进怀里,亲亲他的耳朵。对于张艺兴来说,你在我眼前,我在你怀里,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


 


  


 


6.从此以后:从此以后再也找不到那心动。


 


  吴亦凡和张艺兴第一次公开场合同台同框的那天是2016年9月9日,9与久同音,是个非常吉利又美好的日子。其实那天吴亦凡的行程很紧,但他一想到可以和爱人站在同一个舞台上,就还是硬排开日程过来了。


 


车开的飞快,码数表上的数字一直停在超速的边缘,吴亦凡终于赶到了红毯现场。走了红毯签了名,在无数媒体前摆出帅气的pose,吴亦凡终于进入了场内,刚刚落座就感到了背后的视线,一回头就对上了一对充满笑意的眼眸。吴亦凡心中一动,顿时就有些移不开眼。


 


  舞台上,那首《从此以后》的伴奏响起,吴亦凡望向张艺兴坐的位置,那个人在台下抿着嘴浅笑,两个人的目光交织再纠缠,带着只有他们知道的隐秘的甜蜜。亦凡唱着歌,想起两个人走过的那些时光,他遇见张艺兴之后再也没有对别人心动过,他的一整颗心,都被张艺兴填的很满很满。


 


  


7.What U need:我还在那个位置等待你视线。


 


  2016年9月9日,张艺兴带着一种隐秘的期待参加了芭莎慈善夜,那天他的日程比较松散,就先入了场。在和一大群认识或不认识的同行或前辈客套完之后,他终于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静静地发一会呆。只是他发呆也发的心神不宁眼睛忍不住的望向入口处,被同一张桌上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黄渤哥嘲笑了好几次。


 


  终于,那个高大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场内,张艺兴一路盯过来,不知道吴亦凡什么时候能发现自己。结果吴亦凡刚一落座就回头看了过来,交织在一起的视线带着火花,看得张艺兴的心砰砰直跳,隐隐又有些骄傲,这就是他们的默契啊!


 


  吴亦凡站在舞台上唱了一首《从此以后》,熟悉的嗓音低沉又温柔,直直击中张艺兴的心,他突然就有了一点点害羞,低下头抿着嘴笑不敢看台上,心里满是欢喜。当他终于抬起头,却直直对上吴亦凡的目光。张艺兴的心突然被很暖的东西填充。爱就是我在这个位置等你视线时,抬起头,正好对上你温柔的目光。


 


  


8.JULY:Lay till sun down feel like a dream.


 


  在两个人都没有日程的时候,吴亦凡喜欢和张艺兴窝在家里,躺在铺的很柔软的床上,吴亦凡搂着张艺兴,让他在自己的怀里找最一个舒服的位置,两个人一起一觉睡到自然醒。吴亦凡亲亲张艺兴的酒窝,送给他一个早安吻。张艺兴睡得迷迷糊糊,受到打扰后半睁开眼,发现旁边是自己熟悉的人,身边全是自己熟悉的气息,就把头埋在吴亦凡的胸前扯着吴亦凡的T恤玩。吴亦凡吻一吻张艺兴的脖子,温热的气息洒在张艺兴,也不能的脖颈之间,张艺兴整个人就变成了粉红色。


 


  应该发生的事情自然而然就发生了。吴亦凡轻轻咬着张艺兴的锁骨和胸口,引起张艺兴一阵战栗,轻哼出声,整个人软成一汪春水。他们互相纠缠着,引导着有挑逗着彼此,让他们的灵魂和肉体都最深最深的结合。当要到达最高点的时候,吴亦凡望向张艺兴,那双一直又圆又亮的眼睛在情欲的作用下有些水光潋滟,迷茫,清澈却又令人沉沦。


 


  几度疯狂,几度清醒又几度沉醉,整理好一室狼藉,两个人却依然不愿意起床,一起靠在床上腻腻歪歪,看看书,发发呆,刷个微博,聊聊天,或是说一些腻死人的小情话。时间一点一点的溜走,不经意就到了日落时分,窗外是一片橙色的夕阳,温暖又柔和。吴亦凡看看靠在他肩头的张艺兴,突然觉得这就是他对生活最美好的梦想。


 


  


 


9.I Need U:我早就知道,这没有解药。


 


  张艺兴写了很多歌,在在这些歌里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情歌,每一次他为这些情歌填词谱曲编曲修改润色,心里总会想到吴亦凡。就像这次的I Need U。虽然更多的是写给恩爱了一生的外公外婆,但他还是忍不住去想,五十年后,自己和吴亦凡会是什么样子呢?


 


  他们曾经一起看过首尔的夕阳,香港的月色,南山的望远镜,走过北京的霓虹,上海的外滩。他们曾各自走过寂寞难捱的夜晚,面对过很多人千夫所指的刁难。他们一起经历过失而复得的感动,和漂洋过海来看你的惊喜。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每个人的生活中都需要一个人,了解你的一切好的不好当都依然在身边,吴亦凡就是张艺兴的这个人。


 


  五十年后应该还是会在一起的吧。这么些年了,发生过再多的事情,他和吴亦凡依然谁也离不开谁,打断骨头也连着筋。张艺兴很难想象,当他的生活中没有了吴亦凡会变成什么样。有人说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他们也曾经在《彩虹》中唱: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也是我现在正服下的毒药。但张艺兴早就知道,这没有解药。即使是时间也不能把他们分开。爱就是我永远都需要你。


 


  


 


10.Call You Mine:You are the only one who runs my world.


 


  吴亦凡和张艺兴窝在巨大的懒人沙发上,腿挨着腿,肩靠着肩。音响里放着他们写过的情歌和合唱过的歌,最后一首就是Call You Mine。那时他们两个人穿着夸张的韩式打歌服,满脸青涩和稚嫩,张艺兴还染了一头亮闪闪的,被粉丝叫做小金针菇的小黄毛。张艺兴盯着琴谱,吴亦凡瞄着张艺兴。


 


  “Kris and Lay in the house…”rap的声音伴随着缓缓流出的钢琴声交织再一起,当年两个人虽无太多言语交流,却极有默契。沙发上的两个人都不禁想起很多很多年前的一幕。


 


  那是他们相识一年时张艺兴的生日,两个人都还没有出道,在结束了生日party的热闹后,张艺兴回到安静的房间,这时吴亦凡突然从房间里出来,捧着一个小小的蛋糕,上面插着一支小小的蜡烛,他没有很俗气的唱Happy Birthday,而是唱了这首Call You Mine,然后他们第一次恋爱,第一次接吻……


 


  现在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他们依然在一起。


 


  You are the only one who runs my world.


 


End.